【风花雪月】秀姐视角

#风是清歌不歇吹彻高台
#风是自息自生扰袖弄摆
     临舞的那日,依旧同往日一般上妆,粉黛敷面,青石黛宕开两道远山颜色,眉心花钿映得芙面灼灼似新桃初绽,朱唇一点,一身秦风衣环佩珊珊,宝相庄严恍如飞天。背负扇剑与同行姐妹相视一笑,仿佛还是往日里月下花前相对而舞的时光,唯心底不忘来时约誓。
    垂手低面与十一人一同结为九音惊弦阵而入,足尖点地,衣袂翻飞,盈盈立于中央高台之上,清歌传皓齿,粉扇舞霓裳。执扇且歌且舞,心中恨之愈切,面上笑意便愈粲然。待到酒过三巡,冷眼觑那席间吃酒吃的醺然的大将,朱唇微勾,忽而风起,早已隐于袖间的雨蕉声缓缓出露,眼波才动即谙心意,起手剑势破虚空直取敌将,繁音急节声声动,剑气直去动长江,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满天箭雨兜头而下,虽是挥剑抵挡,但依旧有不少姐妹不慎中箭倒地,粉裳洇开大朵血花,一轮下来十二人中已然减员不少。剑奏笙歌,妙舞夺魄,在击退了不知第几波围上来的狼牙军后,罗裙染血,已无从辨认原色,持剑的双臂渐觉酸痛,气力不支。恍惚间忽觉胸前一痛,伸手摸来竟有粘稠之感,原是一支羽箭深深刺入胸口,强自咽下喉间欲喷涌而出的腥甜,以剑撑地艰难立起来,刈割了几个近前的狼牙军。箭雨又落,忙咬牙挥剑抵挡,满堂势剑气激荡之下终是掌不住,一口血喷出,软倒在地上。
    视线逐渐模糊起来,身躯温度亦点滴流失,天地间一时都静了,唯一可见的便是那皎白凉月,伸手欲接,终究是软软垂下,唇角微勾,喃喃。“敌血做红妆,天下为嫁,死而……无憾。”

评论(6)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