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殊凰】振纲百草梗之麦冬


私设预警:本文私设萧景琰年号为嘉平。
元祐六年秋,帝崩,太子于灵前即位,以明年为嘉平元年。
嘉平元年六月。由远及近的马蹄声踏碎了金陵城宁静的清晨,虽有忙于生计的贩夫走卒已往来不绝,但金陵城的三十六坊依旧一片静阒。由于新雨不久,那几骑过后便溅起了水花。货郎王小六不满的擦了擦打湿的衣摆,抬头看时,却见来人虽衣染风尘,但眉宇间难掩疏朗高风,正是奉旨回京述职的南境女帅——霓凰郡主。
等到进宫依例去拜见过太后叙过家常,向新帝汇报过南境军中动向,又被皇后盛情留在宫中用了午膳并同游御花园后,霓凰回到穆王府已是掌灯时分。沐浴后,乌发松松挽起,霓凰便坐在案前翻看着弟弟送来的穆府军报。时近仲夏,屋里虽设了冰盆,但依旧溽热不已,霓凰虽欲静下心继续处理军报,但心下烦躁难耐,只得起身立在窗边以静心。侍女见状知机道:“屋里的确热得紧,郡主不如去后院的水榭纳凉?”霓凰本已没了看军报的心情,听得提议索性点头同意下来,推开房门向水榭而去。
水榭久无人至,虽时常有人洒扫,但布置起来还是费了好一阵功夫,等到水榭中陈设齐全后,霓凰喝着用井水湃着的酸梅汤坐在水榭中时不禁陷入了那仿佛久远到自己几乎都要忘怀的回忆中。
那是一个初秋的傍晚,枫叶才刚刚红起来,少年和少女并头坐在水榭边,一汪碧水倒映着模糊的影。少年长臂轻舒,折了一枝荻花插在少女发鬓上。“林殊哥哥,你把草插我头上干嘛!父王说头上插草是卖身的意思!”少年毫不在意地双手枕头躺下,黑黝黝的眸子看着天上的繁星,有促狭的笑意一闪而过:“难道不是卖身么?太奶奶把你许给了我,可不是卖给我了么?”“才不是!我就是我自己的,才不是卖给你了!”“好好好,不是。不过谁告诉你荻花是草的?”“……我不就是看它长得像嘛。”少女却一反常态地没有回嘴,而是转过身不再说话。
一阵短暂的沉默,终是少年忍不住先开了口:“霓凰,你最近怎么闷闷的?对了,今晚你不是说有事找我嘛,怎么自己先成了锯嘴葫芦?再不说我可就回去了,明天还要出征呢。”
“林殊哥哥!”少女心中着急,连忙喊住了起身欲走的少年,从身后搬出一坛酒和两个杯子。“你明天就要出征大渝了,这坛酒,给你饯行。”借着皎洁的月光,少年看清了坛身封纸上的“青梅酒”三字,眼睛倏然亮起来:“有酒啊,哈哈,还是霓凰你懂我!”少年熟练的拍开坛上封泥,倒满了两个杯子后迫不及待端起酒杯尝了一口后却皱起了眉:“霓凰,我记得青梅酒不是这个味道啊?”“单纯的青梅酒当然不是,听你前两天有点咳嗽,听静姨说麦冬泡酒可以止咳,我就在里面加了点。”少年端起酒杯借了月光看去果然杯底悬浮着微小的颗粒,笑得更加开怀,“这酒很好,只是光喝酒未免太无趣了。”说着,只见他折了一片叶做成了简单的叶笛吹起来,不同于平常宴乐时听到的笛声,叶笛吹出的曲调清越非常,少女凝神听着,这曲调渐渐熟悉起来,竟是她前不久无意哼唱过的云南山歌《小河淌水》,喝了一口青梅酒,竟觉得脸上渐渐有些染上了阳光的温度,夜风仿佛也变得醺然,少女觉得有些困倦,便靠着少年睡去……第二天,当少女醒来时却被告知错过了出征的时辰,少年已然随军远去了,望着尚且有半坛之多的青梅酒,少女珍而重之的重新封好了封泥后将坛子埋在梅园里得最好的一棵树下,想要等着少年回来后一起喝完这半坛青梅酒。
承诺永远抵不过的是命运,封泥尚未将那青梅酒窖藏出醇美,那个会哄她开心,会捉弄她的少年却再也回不来了。少女还记得那一夜下了好大的雪,梅园里开得最好的那一树不知为何第二日再去看时落了满地的花瓣,从此再也没开过花……
     霓凰醒来,肩头多了一件衣裳。水榭外依旧玉盘高悬,投下一片清辉皎洁,远处,一棵仿佛要融入那月色之中白兰静静绽放。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