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菖蒲花发五云高

      三月春水初生,万物复苏,大梁便也迎来了一年一度的九安山春猎。一路上林殊虽是难得循规蹈矩的跟着大队人马到了驻营地,早就按捺不住跃跃欲试,索性将母亲临行前的叮嘱抛诸脑后,不待随侍兵士整理好行装便派了两个亲兵给霓凰和景琰捎了个口信,带上朱红长弓和箭囊便从营地溜出来,在离营地不远处的一处高坡上把马拴在树上,身形纵跃间寻了个略粗的枝杈坐着看下方营盘动静。
        过不多时,见一袭明丽骑装的霓凰骑了枣红马来,林殊不禁恶作剧心起,仗着树下草地绵软,猛的跳下树来落在霓凰马前。马儿冷不防吃了一吓,险些将马背上的霓凰掀下马去,林殊眼明手快勒紧了缰绳,待到马儿平息下来方才松开,再抬头却见霓凰脸上满是蓬勃的怒气,如同九月里将熟未熟的石榴:“林殊哥哥!”
        林殊见状急忙岔开了话题,扬了扬手中的朱红长弓道:“霓凰,你看那个大水牛慢死了,我们别等他了。这是父帅前不久送我的弓,你看怎么样?”霓凰本欲发作,但看到那把弓就被摄去了目光,她伸出手摸了摸朱弓油光锃亮的表面,眼神里满是期待:“林殊哥哥,我能试试你的弓吗?”林殊下意识的想拒绝,自从得到这把朱弓后他就极宝贝,连弓的日常上漆与养护也从来都是亲力亲为,但看到霓凰期待的目光,拒绝的话就好像被堵住了一般,闷闷道:“好,你试吧,小心手……”霓凰如获至宝的接过朱弓,一手拿弓一手控弦,尝试着引了一下,朱弓却是丝毫没动,霓凰试了几次皆失败后悻悻把弓还给了林殊,引得林殊一阵失笑:“傻丫头,这是三石的强弓,不是你用的。你马上那个一石的小弓才是你用的。”
        霓凰有些忿忿:“总有一天,我也要学会开三石的强弓,和林殊哥哥在战场上并肩作战!”“又说傻话了,有我在,哪有你上战场的机会?”林殊笑着揉了揉小姑娘的头发,霓凰咬着唇想了想,眼睛忽然一亮:“林殊哥哥,既然今天是出来打猎的,那我们就比比谁打得猎物多怎么样?看看是你的三石强弓厉害还是我的厉害!”“好,如果要是输了可不许耍赖。”“才不会呢,要耍赖也是林殊哥哥。”
        霓凰说完,一紧缰绳纵马而出,看见前方奔跑的野兔便急急的张弓搭箭向那兔子射去,正中那野兔头部,未及霓凰庆幸,耳畔羽箭破空之声传来,紧接着远处便有一个黑点从天上落到了地上,霓凰策马向前看时却是一对大雁——那一支羽箭恰好贯穿四目。霓凰有些沮丧:“林殊哥哥,你好端端射这大雁做什么?这才春日里,大雁才刚刚从南边飞回来。”“做什么?还记得黎老先生教我们读的《诗经》里那篇匏有苦叶吗?”“记得啊,这跟射大雁又有什么关系?”“真是个傻丫头。算了算了,比赛还没结束呢,继续吧,要不我可就赢了。”“继续就继续,谁怕谁?”
  二人皆有争胜之心,唯恐落后一步被对方抢了先,直到天色向晚才不得不回了营地。夤夜,霓凰睡眼惺忪间隐约听得帐外人声鼎沸,伴有野兽发怒的嘶吼声,忙忙拽了个人问才知晓是猎到的熊罴挣脱了笼子跑了出来,左冲右突,狂躁异常,霓凰正兀自愣神时,忽觉手上一紧,身体也随之被带到了一旁。
  后来的事,或许由于时光太过悠远,仅剩下吉光片羽供人怀念,霓凰只记得那夜那个少年透过紧紧握着的手传来的体温,那炙热一直留存着,霓凰不经意间想起也会觉得双颊也烧了起来。
  欢乐的光阴总是短暂的,霓凰只觉春猎就在她和林殊哥哥的日日比试中悄悄溜走了,之后的日子则如同流水一般,直到那年的九月,金陵城外长亭外的丹枫灼灼似火,她撷了一片火枫怀着惴惴的心绪来送他,林殊看着小姑娘一脸担忧的样子,依旧像从前一样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怎么了?这次出征梅岭,赤焰的精锐都整装待发,照往常的惯例,少则三月,多则半年我就回来了。”“那说好了,以后一个月要写一封信回来,不然我就骑着马去梅岭找你!”“好好好,我算是怕了你了,一月一封。”林殊颇有些无奈,望了一眼远处,为霓凰系紧了披风的系带,扣上风帽,“大军该出发了,外头风冷,早点回去吧,别冻病了。”“不,我要看着你离开。”时间紧迫,林殊也顾不上和霓凰多说,便匆匆上马与大军汇合,七万大军旌旗蔽空,车辚辚,马萧萧,在百姓的夹道欢送中离开了帝都金陵,霓凰现在远处眺望了一阵,直到风凉下来才恋恋不舍的回去——林殊哥哥定然不希望她冻病了,这样他回来就不带自己玩了。
  然比等待更煎熬的却是命运的无常,从此之后,他们就再也没见过。

刚刚发现文没发全,😂😂😂

评论(8)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