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苏性转(慎入)】江山此夜寒(一)

写在前面的话:这是以苏姐姐的视角打开琅琊榜的方式,可能大多数亲都接受不了,所以说一定要慎入吖╭(°A°`)╮

第一章     似曾相识燕归来(上)
无穷无尽的火海。火焰舔舐着肌肤的痛感依旧如新,耳畔是刀刃入肉的闷响与喊杀声。奋力提枪格挡住对方挥下的刀,却被一个意料之外的人一刀洞穿了身体……悬崖边父帅紧握着的手,那句叮嘱久久萦绕在脑海中无法散去,继而便是无尽的坠落……
        屋内,一灯如豆。在昏黄烛光的映照下,一个消瘦的身影蓦然印在门前的屏风上。“姑娘,你没事吧?”宫羽有些忧心地看着从噩梦中惊醒,汗湿重衣的苏淑。
“……无妨,这一回睡得久了些,梦到了一些从前的事罢了。”映入眼帘的是远处如黛的空濛山色,初秋的风透过窗牖徐徐吹入,引得苏淑禁不住打了个寒噤。宫羽绞了热巾帕递给苏淑,掩上窗牖,苏淑接过巾帕拭了拭额间冷汗,略带歉意的一笑,“只是要劳烦你为我取一套干净的中衣来了。”
“姑娘这说的是哪里话,若非姑娘,宫羽早已作了泉下之鬼了。”宫羽神色不变,取来衣物,一壁为苏淑用热巾帕拭尽周身冷汗,一壁为她换上干爽的中衣。略作梳洗后,苏淑挽了简单的发髻,换上月白色衣裙:“宫羽。”宫羽会意,起身朝苏淑微微一福后退出屋外。
        “宗主,您前些日子吩咐的事已经办妥了。秦州那边派了丘真过去。”黎纲快步入内,向苏淑回禀一应事宜。“很好。”苏淑手执书卷,徐徐翻过一页,方补充道,“现在这样叫倒还罢了,回了那儿可别再失口唤错了。宫羽早便改口了。”“是,宗……姑娘。”看出黎纲面色郁结,苏淑放下手中书卷,清淡一笑,“不过是个称呼罢了,以后记下便是。”
       “飞流,飞流——”仿佛是应和着在呼声一般,屋顶传来极细微的瓦片响动。苏淑抬袖沏了两杯茶,端起自己面前的一杯,并不急着入口,而是微阖双目细细品味:“蔺少阁主驾到,飞流哪里还会乖乖等着被戏弄?”话音未落,苏淑睁开双目便见白衣公子已坐于几旁,面上挂着万年不变的惫懒笑意:“给我的?”
        “不想喝便算了,这武夷岩茶一向难得。”嘴上虽说着,苏淑却并没有拿回对方手中茶盏的意思。“哪能呢?美人沏的茶,即便是苦丁我也甘之如饴啊。”蔺晨一面说着,一面啜了一口杯中茶水,却险些尽数喷到对面的苏淑身上:“你还真沏的是苦丁啊?没良心的,我一路从南楚赶回廊州,腿都跑的要断了,就用这个招待我?”“听闻南楚气候炎热,苦丁清肺去火,可是对了你的症了?”苏淑放下手中茶盏,掌不住笑出来,终是气息不稳笑得咳嗽起来,两颊升起异样的红晕。蔺晨一副恨恨的样子还要再说些什么,抬头望见苏淑霞晕双靥的样子还是愣了一瞬,继而恢复如常道:“说正经的,你不是真要跟着萧景睿那两个公子哥进京吧?”“当然不是真的,”苏淑顿了顿,见蔺晨脸上兴味十足的样子,方续道,“是我的兄长苏哲应萧公子之邀入金陵小住,我不过是随在兄长之后入金陵罢了。”

评论(1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