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凰】拜见太奶奶(霓凰视角)

【苏凰】拜见太奶奶(霓凰篇)
      (从云南奉诏回金陵,其实早便料到会有选婚一事。十二年镇守南境,自有南境女帅的威严,而这,也正是那高高在上的天子所忌惮的。有时常常想,如若不是因为自己身为女儿,只怕便不会有今日的位同军侯霓凰郡主了。比武招亲一场场看下来,心中早早便无甚波动,忽然听闻内侍传召,原是太奶奶。跟着内侍步入宫中,一套行云流水的礼节后在太奶奶下首落了座。十二载过去,原本在太奶奶膝下承欢的人早已湮没在时光里,而如今的笑颜,又有几分出自本心呢,将自己匿身于静默之中,只当是做个旁观者罢。言后与越贵妃依旧笑语不绝,正欲寻了由头脱身离去时,内侍通传言公子萧公子与苏先生候见。思绪微转,回金陵那日,隐身马车青色幕帘之后的景睿旧友;昨日宁国侯府,身体抱恙婉拒觐见的文弱书生……桩桩件件,却是引起了自己对这位麒麟才子的好奇。见他入内,冷眼瞧着其虽是循着规矩行礼如仪,却能隐隐感到内敛的高华。这样的麒麟才子,却也难怪太子与誉王争执。微微暗笑,正待离去时,“小殊”二字入耳,心下犹如平底起惊澜,目光不由得便往那人处遥望——谦谦君子,温其如玉。却何曾有林殊哥哥那样的明亮张扬?许是十二年聚少离多,太奶奶的苍老已在无声无息中降临,才会将一个生人认做了林殊哥哥罢?听到太奶奶叫自己,便缓步近前,在太奶奶膝边跪好,就像年少时无数次做过的那样……只是当初跪在自己身侧的人,却再也回不来了。眼帘低垂,羽睫微微翕动,投下一片不明的阴影。听到太奶奶唤自己,神思恍惚间配合着伸出了手,不料陌生的触感传来,本能的想要避开,手上却是慢了半刻,竟是被牢牢握住。手背上附上陌生又熟悉的暖意,渐渐不再想着抽离。他的掌骨的棱角明晰,由于握得紧的缘故,竟是硌得人有些隐隐的疼。略带惊诧地抬眼望去,那位麒麟才子一贯端凝的神情此刻竟有了松动,捺下心中疑惑,只得任由他握着,只当是为了太奶奶罢。
然而,总是不乏清醒的人的,那清醒的人们很快便劝服了太奶奶,让她相信那只是自己一时疲乏所致的眼误,她,需要休息了。看着太奶奶惶惑的神情,动了动唇,最终还是不曾说些什么。手背上那抹暖意蓦然消散,再看身侧已空无一人,拜别太奶奶出了殿门。殿外微冷的风渐渐吹散神思,方才抑下的疑惑再度翻涌上来)
苏先生,请留步。方才暖阁里有些闷,不适合我这样的军旅之人,先生可愿陪我走走?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