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凰】少年游(一)

第一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大梁贞平二十二年。
  还是初春,饶是云南地处南境,依旧有着轻微的寒意,穆王府的车队方出大理城,那被簇拥在当中的少女就禁不住轻轻打了个寒噤。
 “霓凰,为父在出门前便说天会凉,让你多穿些,现在果然应验了吧?”穆深略带嗔怪的看着枣红马上一袭明丽骑装的女儿。“是霓凰大意了,下次会注意的。”霓凰向着父亲吐了吐舌。身后马车的帘子忽然掀开,露出一个粉雕玉琢的男童来,“姐姐,坐马车太闷气了,青儿也要骑马!”“青儿别闹,你还小呢,连马背都上不了,还骑什么马?”霓凰不曾搭腔,穆深却抢先发了话。
 霓凰同情的看了看幼弟,趁着父亲继续转回身去后有意落后了几步,凑到马车旁悄声道:“青儿别灰心,现在我们是在往金陵赶,行程耽误不得,若你一路上听话,等到了京城姐姐带你骑马。”“真的吗?那青儿一定乖乖的!”穆青原本黯淡的眼睛此时变得亮晶晶的,惹得霓凰忍俊不禁,“你呀!”
 云南距金陵路途遥远,等到穆王府的车队终于出现在金陵城下时,已然是贞平二十二年的初夏了。穆王府人口众多,入京事宜芜杂,穆深先行入宫向帝述职,因而一应安置事宜便落在了霓凰的肩上。所幸穆王府在京中早有宅第,加之穆深又将身边得用的洗马魏静庵留给女儿作为帮手,不过一月时间,穆王府上下便已尽数安置妥当。此时宫中传来太皇太后懿旨传召霓凰郡主。霓凰经过一月府事历练倒也颇有了些阅历,听罢传召后也只是回房换了身得体的衣裙便跟随内侍入了宫。
 甫踏入巍峨帝阙,霓凰到底因为年纪小,还是微愣了一瞬,继而便随引路的内监到了太皇太后所居的长乐宫外
  这是霓凰第一次见这位太奶奶,也是印象最深的一次,以至于经年之后再次面见时,不禁也有了恍若隔世之感。霓凰进了殿,立在当地行了一礼:“霓凰给太奶奶请安。”“好孩子,快起来,过来让太奶奶看看……你是云南王家的丫头,对不对?”
 “太皇太后说的不错,这正是云南王之女,霓凰郡主。”一旁侍立的宸妃含笑答道。“皇祖母这里又来了新的晚辈,怕是要将我们这些孙辈忘了。”晋阳长公主也一壁替太皇太后轻重适度地揉捏着肩胛一壁凑趣。“好个晋阳,都是做母亲的人了,还呷小辈的醋?这按摩的手艺怕是和静嫔学的吧?”“听说皇祖母近日身上酸痛,我心里担忧,才和妹妹学了些皮毛,皇祖母觉得我按的如何?”“火候比起静嫔自然差些,但是晋阳的心意终归难得啊。小殊呢?”太皇太后假意嗔怪了孙女几句,便将话题转移到了最疼爱的重外孙身上。
“皇祖母还不晓得他吗,定然不是被他父亲拘着学兵法,便是又和景琰两个出去野了。”晋阳长公主的语气虽透着无奈,但细细品之,还是不难品出宠溺的意味的。“今日有客远来,可不能再让他一味的野了,快些叫他回来!”宸妃笑着吩咐了晋阳长公主身边的宫人,二人既是姑嫂,又是从前的闺中密友,言语间不免随意了些。
“还有景禹,这些天他也忙得很,正好也叫他来松泛松泛。”太皇太后在传令的宫人出去前也不忘加上一句。
 霓凰自方才行过礼得蒙赐座后便一直静静听着长辈们叙话,心中不是没有欣羡的,尤其在听到晋阳长公主提及爱子之后:霓凰年幼丧母,对于母亲的印象早已淡漠,却也是隐隐渴望着母亲的关爱的。晋阳长公主心细如发,怎会注意不到霓凰的表情变化?她示意霓凰坐到她身旁,细细与霓凰聊着。霓凰本是将门虎女,忧愁从不萦怀,加之又是豆蔻年华这等不知愁的年纪,不一会儿便又恢复了往日里的明媚模样。
  “太奶奶!小殊来看你了!”话音方落,便见一个白衣少年风风火火地从殿外闯入,直扑到太皇太后面前。“都这么大人了,怎么还这样冒失。你看景琰,都比你更像大人。”晋阳长公主嘴上虽抱怨着,但手上还是为林殊整理好方才跑乱的头发。“母亲,您还夸他呢。今天他带我去看祁王哥哥给他选的府邸,不知道多得意呢!”林殊撇了撇嘴,不屑道。
 “我可是都听到了啊,小殊。”一袭红衣的少年紧随其后步入殿中,看见长辈们都在,略怔了怔,便一一行礼,“儿臣见过太奶奶,晋阳姑母,宸妃娘娘。”“看看,刚刚还说景琰懂事,如今一比可是‘高下立判’了。 “切,不就是比我大两岁吗,景琰你就会装给母亲她们看。”林殊愈发不屑,冲景琰做了个鬼脸。
 “平常你这样倒还罢了,如今可是让远来的妹妹笑话了。”宸妃笑着冲林殊刮了刮脸 。“妹妹?”林殊环顾四周,这才发现了在母亲身边坐着的霓凰。“林殊哥哥好,我叫穆霓凰。”“霓凰妹妹好。听说你从云南来,那里一定很好玩吧?快跟我说说。”林殊倒没有很认生,反而自来熟的拉着霓凰问东问西,把个景琰晾在当地,时不时还回过头来得意的看他几眼。晋阳长公主见侄子呆呆的样子,有些忍俊不禁,到底还是忍住,笑着打圆场道,“景琰,你也在外面待了这许久,回芷萝宫看看你母亲罢。”景琰回过神来,向几位长辈行了一礼后便离去,临走时也不忘狠狠瞪了林殊一眼,却见人家正和霓凰妹妹聊的火热,根本对自己不屑一顾,只得悻悻离去。
 景琰离开后,林殊眉间的得意便愈发掩抑不3住,转而专心投入与霓凰的畅谈中。二人俱是少年心性,平常都缺少同龄的玩伴:林殊是因为英姿天纵,寻常贵族子弟难入其眼,但好歹还有一个景琰;霓凰则是由于自小长于军中,又要照顾幼弟,是货真价实的缺少玩伴。因此二人谈天说地,加之二人皆有军中经历,一时相谈十分投契,不觉到了晚膳时分。彼时宫人来报祁王殿下与朝臣商议今夏江南诸郡的防洪筑堤事宜,一时分身乏术,故特此告罪,太皇太后也不过与宸妃叹息一回也到底不曾说些什么。
 用过晚膳,林殊却待还要拉着霓凰一同继续相谈,穆王府却派人来接郡主回府,二人只得恋恋不舍的分开,并约定明日再会。

评论(9)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