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一个秀姐从小收养了一个流落到七秀的盾太,后来发现盾太喜欢上她的故事。

一波截图,顺便纵月秀姐念破花姐约一波亲友啊~

现行版截图纪念

【藏秀】一个画风急转的脑洞

之前看历代藏秀校服对比,以及看到燕云二少和燕云秀姐衍生的脑洞。
秦风是王子公主,“我若为王,必封你为后”;儒风是国王王后,“并肩看河山万里”;雪河是婚后,“天下锦绣尽收眼底”;燕云是秀秀因病仙逝(变成了观世音?bu),二少思念成疾头发都没好好梳,“自伯之东,首如飞蓬”,感觉展开一定是一把锋利的刀。

【佛秀】片段

“你那是三皈依,我这却有四皈依。”
粉裳女子芙面微红,状似不服气般开口。
“哦?何为四皈依。”
假装未看到女子微红的面颊,僧人淡然开口。
“手伸过来。皈依佛。”
“皈依佛。”
“皈依法。”
“皈依法。”
“皈依僧。”
“皈依僧。”
“皈依秀姑娘。”
“皈依……”
僧人古井无波的面庞显出几分犹疑,转而阖眼默宣佛号。粉裳女子几经催促无果,双目含泪,犹自不死心般询问,尾音亦带了颤声。
“说啊,皈依……秀姑娘。”
“……”
经年之后,安史战乱爆发,红颜已做枯骨,适逢中元,须眉皤然的老僧在佛前恭然供香三炷香,寂然佛殿唯余一声喟叹。
“皈依……秀姑娘。”

【纯阳】一个脑洞

“道长修的是紫霞功?”
“……不是的,我单修太虚剑意。”
想来是我眼中的疑惑太过明显,白衣道子取出背后的腾空,并指拭过三尺青锋,眼神渐渐透出一种柔和的无奈。
“这是我那徒儿的剑。早便同她说过,纯阳弟子,剑不可离身。她对我的话一直都奉若圭臬,终于还是任性了一回……”

来猜猜看是he还是be咯^O^

【策秀百合向】一张机

写在前面的话:给青梅梅的戏
军娘名楚清欢(亲友),秀秀名谢昭华(我)
#一张机
“采桑陌上试春衣,风晴日暖慵无力。”
   春水初生,陌上桑枝才生嫩叶,早便往东都递了信儿,邀幼时青梅,飒爽女将前来江南共赏春景。才得了鸿雁传书,道是清明前后定往。渐到柳絮逐风时节,那一日正倚定轩窗看那双燕逐水戏,肩胛陡然一沉,甲胄冰得颈间微凉。“清欢儿,来啦?”“可不是,战事才了,接了昭华儿的信儿这就策马赴约来啦!”安顿人在秀坊住下,相约第二日前去采桑,并观江南好风景。
   着了新裁雪河衣衫,一手挽了桂枝筐并青丝钩,一手挽了人,迫不及待便撞入那明媚春光中。足尖轻点地面,与人携手腾...

【风花雪月】秀姐视角

#风是清歌不歇吹彻高台
#风是自息自生扰袖弄摆
     临舞的那日,依旧同往日一般上妆,粉黛敷面,青石黛宕开两道远山颜色,眉心花钿映得芙面灼灼似新桃初绽,朱唇一点,一身秦风衣环佩珊珊,宝相庄严恍如飞天。背负扇剑与同行姐妹相视一笑,仿佛还是往日里月下花前相对而舞的时光,唯心底不忘来时约誓。
    垂手低面与十一人一同结为九音惊弦阵而入,足尖点地,衣袂翻飞,盈盈立于中央高台之上,清歌传皓齿,粉扇舞霓裳。执扇且歌且舞,心中恨之愈切,面上笑意便愈粲然。待到酒过三巡,冷眼觑那席间吃酒吃的醺然的大将,朱唇微勾,忽而风起,早已隐于袖间的雨蕉...

请亲友上线帮忙截的图,算是对这个江湖彻底的告别吧

秀萝闺女与本体,蓦然发现秀坊真是风景如画,之前一直忙着做日常没有好好留意过。

1 | 3